星期六, 十二月 7, 2019
Banner Top

贝因美一度是国产奶粉行业的老大,但随着出生率下降和经营管理层内耗、出走,贝因美在引入外资股东后却每况愈下。如今牛散和国资都已进场,贝因美会在何时迎来一场重组?

全文约3800字,预计需阅读8分钟

文经授权转载,作者为 Halim Chow

自“忧国忧民的好孩子

在水井坊套现2.5亿的牛散正在建仓什么股票?

AA级券商开户,加v17angel可领取福利

消费股与科技股是今年机构抱团的主线,我们看到贵州茅台、沪电股份等已经创出历史新高,成为今年街知巷闻的大牛股。

只是今年以来并非所有消费股都被机构投资者临幸,其中A股中的婴幼儿奶粉股贝因美,就缺席了这次消费升级的大牛市。

在国内婴幼儿出生率不断下降的背景中,2018年贝因美并没能靠主营业务扭亏,反而是靠通过其他经营收益实现盈利。

保壳之后的贝因美,净利润依旧出现亏损。8月28日晚间,贝因美披露上半年业绩报告。

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12.96亿元,较上年同期12.32亿元同比增长5.16%,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22亿元,同比暴降1527.62%。

01

按理说,一家主营业务时运不济的上市公司,应该会被投资者嗤之以鼻才对,但是就在贝因美披露2019年的中期业绩之后,贝因美却像是成了香饽饽。

8月31日,财联社独家报道浙江省国资委正在洽谈入股贝因美,并就进入方式和持股比例等问题与后者大股东展开讨论。

财联社的报道并非空穴来风,首先有国资背景的长城长宏基金在去年就已经受让了贝因美5.09%的股份。

另外在9月16号的业绩说明会上参与的单位当中,出现了有浙江国资委背景的浙江省发展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显然浙江省国资委是有心的观察贝因美这只在A股屈指可数的婴幼儿奶粉股,而贝因美也在寻求转型升级变更了公司经营范围。

新增“技术推广服务,自有房屋租赁,健康管理(不含诊疗),日用品销售,经营进出口”等业务。

究竟浙江省国资会不会入股贝因美,目前仍然是未知之数,但有一位牛散却已经在去年建仓了贝因美,如今正在陆续加仓当中

这位牛散叫朱照荣,他在2018年第三季度成为贝因美的前十大股东,获得5,749,500股,按照当季度的均价算,耗资28,517,520元;

在2018年第四季度,朱照荣继续增持2,152,900股,按照当季均价算耗资10,592,268元;

在2019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继续增持,分别购入487,800股与2,565,500股,分别耗资约2,931,678元与17,445,400元。

截止到今年上半年,朱照荣已经耗资约5948万元持有贝因美10,955,700股,市值达到74,279,646元。

比起吕志炎还有林园等资本牛人,朱照荣十分低调,他的事迹并不为人所知。

但只要我们对他最近的投资行为做一下统计,便会惊叹于他的盈利收益。

02

朱照荣在2015年股灾时刻逆势建仓水井坊,按照水井坊在2015年第二季度的均价12.59元来算,朱照荣买入6,565,406股水井坊,耗费成本约8265万。

那是牛散朱照荣在水井坊身上最大的一笔投入,虽然朱照荣在此后对水井坊进行过几次增持。

比如在2015年第三季度增持了4,922,461股,按照当季均价来算是耗费了1922万元;

在2016年第一季度增持2,070,100股,按照当季均价来算耗费了2157万元;

在2017年第二季度增持了671,615股,按照当季均价来算耗费了1614万元,以上均不及第一次所投入的多。

如果要问朱照荣在建仓水井坊之后最大的那笔投资,那必定是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依旧是股灾时间逆势增持。

朱照荣在2017年第三季度退出了水井坊的十大股东名列,也就是说当时至少减持了6,099,969股。

但在2018年第三季度朱照荣又重新出现在水井坊的十大股东名列,至少增持了1431211股,按照2018年第三季度的均价来算至少耗费了6854万元。

将几次增持的成本相加,我们便能算出朱照荣在水井坊这只股票上至少投入了2.3亿元。

而根据数据统计,自从朱照荣建仓了水井坊之后,朱照荣累计做了9次减持。

截止到2019年第二季度,朱照荣已经在水井坊上套现了2.52亿元,似乎朱照荣并没有赚取太多利润。

但不能忽视的是,在2019年第二季度末朱照荣依旧持有3,746,060股水井坊。

按照第二季度末的股价来推算,市值达到1.9亿,可以说等着卖的全部都是利润。

假如不是同名同姓的巧合,可以认为,在水井坊身上套现至少2.5亿的朱照荣,已经在把战线转移至贝因美。

这次朱照荣能否再创佳绩呢?贝因美与水井坊有什么相似之处么?值得我们详细观察。

 

A股开户推荐选择AA级券商华泰证券,扫码即发财

03

贝因美与水井坊一样都是驰名国内的消费品牌,据说水井坊的历史可追溯到元末明初,其遗址直到 1998 年才被考古家们重新发现。

历经元、明、清三代,凭借其宏大的规模、悠久的历史、保存完整而被誉为“中国白酒第一坊”,是国宝级文化遗产。

在2013年,水井坊被国际知名烈酒企业帝亚吉欧收购,成为A股首家被外资控股白酒公司。

再来说说贝因美,靠速食米粉发家的贝因美,在2001年喊出“国际品质,华人配方”口号,推出贝因美奶粉,吹响了贝因美进军奶粉市场的号角。

凭借早期建立起来的强大的销售网络,贝因美很快在婴幼儿奶粉市场打开局面。当年,贝因美总销售金额一举突破亿元大关。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爆发,贝因美是当时是少数未被检测出三聚氰胺的国内知名品牌奶粉企业之一,从此之后贝因美走上高光时刻。

依靠产品的美誉度,贝因美 2011 年至 2013 年间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以 13.76%、28.44% 的复合增长率上升。

AC 尼尔森数据显示, 2014 年,贝因美的市场份额已达到 7.4%,超过了伊利、飞鹤等国产品牌,是彼时当之无愧的国产奶粉老大。

2015年迎来了国际知名乳企恒天然的要约收购:恒天然乳品(香港)有限公司,通过要约的方式,以18元每股的价格向市场上收购了贝因美18.82%的股份,成为贝因美的第二大股东。

帝亚吉欧收购水井坊是为了借助白酒切入中国市场,同样地,恒天然投资贝因美,也是为了能够凭借这位曾经的国产奶粉老大,在国内的婴幼儿奶粉市场中分一杯羹。

但事与愿违,正是帝亚吉欧入主水井坊、恒天然入局贝因美之后,水井坊与贝因美的经营都出现了问题,业绩大幅倒退甚至披星戴帽,被警示退市风险。

04

水井坊在2013年出现亏损,当年净利润亏损1.52亿,经营利润亏损1.59亿,2014年水井坊继续爆亏,经营利润亏损2.96亿,净利润亏损4.18亿,于是被ST。

无独有偶,贝因美在2015年中期业绩就披露了亏损的业绩,尽管2015年下半年实现盈利。

但在接下来的两年贝因美却亏得一塌糊涂,2016年爆亏7.72亿,2017年更是巨亏到10.6亿,最终也是难逃披星戴帽的结局。

比较水井坊与贝因美巨亏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因为外资入局后,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管理层动荡销售渠道失控,从而导致经营情况越来越糟糕。

2012年“三公禁令”出台,白酒行业步入寒冬,由于水井坊的降价幅度不够吸引,导致了产品大面积滞销。

由于产品滞销,二三级代理商纷纷撤离,而区域总代理也因款货纠纷不断撤离。迫于无奈,帝亚吉欧唯有空降水井坊的管理层取消区域总代,大力发展直销模式,但这个时候,却出现了神秘的超级总代。

所谓的超级总代由四川全兴川泰酒业有限公司运作,受水井坊原大股东全兴集团的控制,据说产品售价甚至比水井坊为直营设立的分公司价格还低。

由于水井坊在各地的销售人员,大多听命于水井坊曾经的控股股东原全兴集团,而非外资股东帝亚吉欧,导致了销售体系出现冲突的局面。

销售体系冲突的局面直到2014年才出现转机,当年来自全兴时代的董事长黄建勇主动辞职,同时也带走了260多位中干和销售精英。

虽然会让市场担心,但此举为帝亚吉欧重新搭建销售模式扫除了障碍,让ST水井在2015年扭亏为盈成功摘帽。

从水井坊的例子中可见,行业基本面只是影响上市公司的外在因素,公司管理层内耗才是影响上市公司正常运营的核心因素。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了贝因美身上。

2012 年前后贝因美的辉煌,要归功于贝因美的“八大金刚”——八个可以在各地呼风唤雨的大区销售经理。

但 2015 年之后,“八大金刚”纷纷出走,贝因美颓势渐现。导致昔日骨干出走,新人来了难以融入的人才断层现象。

看看贝因美应收账款激增的情况,我们能够想象经销商与贝因美的关系是多么恶劣了,卖出去的货都收不回现金,为后来巨额的资产减值损失埋下伏笔。

05

如今贝因美的主营业务实际上还没发生改变,还不能与扭亏后的水井坊相提并论。似乎现在还不能对贝因美太过乐观,但我们还是能从最近的新闻中看到一些希望。

2018年11月22日晚,贝因美发布公告称:经销商持股计划已取得明显进展。据悉,贝因美公司的经销商持股计划,是创始人谢宏复出后提出的“六重战略”中“重建渠道”的重要落子。

该计划已于2018年11月13日成立,募集资金合计1500万元,存续期限1年。截至公告当日,该计划已通过二级市场以集中竞价方式买入公司股票288.2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2819%,购买均价为5.15元/股。

绑定经销商利益是不少优秀企业的做法,例如格力电器的股东中就有经销商的身影。

同样的奶粉企业的后起之秀澳优乳业也给经销商发行了期权,所以说通过持股计划绑定经销商的利益对贝因美提振业绩是有帮助的。

除此之外,记得在今年的6月30日,发改委印发《国产婴幼儿配方乳粉提升行动方案》,其中的第九条是这么写的。

鼓励各地通过企业并购、协议转让、联合重组、控股参股等多种方式开展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淘汰落后产能。

这难免会让我们联系到,贝因美是不是在进行联合重组?要知道去年受让贝因美5.09%股权的长宏基金,其主要出资方正是善于进行资产重组并购的长城国融。

并且贝因美与长城国融还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双方拟通过资产管理、并购重组、股权运作、价值管理等专业手段,优化企业资源配置,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和升级,促进企业内涵价值提升。

从最近的迹象来看,贝因美的重组或许是缺少一个有能力的牵头人,贝因美集团与恒天然都想着盘活资产。

但有能力盘活资产的或许只有国资,只是目前国资所占有的股权比例也就5.09%,国资或许需要更大的比例

这可能能解释为什么贝因美的管理层在保壳之后仍然无所作为,净利润依旧出现亏损,甚至香港恒天然还披露减持计划,上演一场分手大戏。

要知道,假如贝因美的股价太高,第二个国资入局的成本就更高了。

目前贝因美的股价已经跌落至5.2元左右,与长城国融的成本价已经十分接近,在去年长宏基金受让时的协议价格是5.46元。

究竟浙江省国资委最终会不会入股贝因美,贝因美能不能顺利重组,暂时还不得而知。

这应该是看好贝因美的投资者在赌的前景,也是朱照荣等牛散下注将近6000万所赌的未来。

文章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授权

共富汇官网:https://gongfuhui.club

领取福利、合作、咨询请加小富( v17angel )

更多精彩

早早规划养老金的,注定穷一辈子

适合大多数人的低风险投资之路

共富汇官网上线送福利

试试在公众号对话框输入以下关键词

有钱 | 富贵 | 配置 | 直播 省钱 | 保险

首富 | 暴富 | 福利 老年 | 开户 | 差距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共富汇

Banner Content
Tags: , , ,

Related Article

No Related Article

0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